未分类

国产厂商折腾折叠屏手机,从“下一个乐视”到独角兽巨头

国产厂商折腾折叠屏手机,从“下一个乐视”到独角兽巨头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沙龙会电竞 原本没有太多人相信,一个中国初创企业,能在历史悠长的显示屏行业直接“杀”到前头。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张峰 实习生黄江波编辑 |盛倩玉

9月22日上午,在柔宇科技略显寂静的线上发布会上,我们看到了新一代的折叠屏手机FlexPai 2。

第一次,折叠屏手机的价格被压到了万元以下,最新的三星Galaxy Z Flip折叠屏手机价格是16999元。

这是一家曾经在折叠屏行业搞出一些事情的国产公司。两年前,柔派一代手机推出时,折叠屏还是大厂秀肌肉的概念产品。如今,在“全面屏”手机已经进入设计瓶颈的情况下,“折叠”手机是下一个潜在的主流产品形态。

现状是,三星占据折叠屏手机六成以上份额(最新出货量),其次是华为和联想。而柔宇在哪里?

成立八年来,这家研发出0.01毫米柔性屏的独角兽企业,质疑声不断伴随其身。从只讲概念的技术,到无法量产的能力,再到良品率低,再到概念中的客户们,每进一步,柔宇都面临业内业外的不断升级的疑问。

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柔宇科技对媒体开放了位于深圳龙岗的工厂参观。

从全柔性屏的生产线,到可靠度试验室,柔宇小心翼翼将自己的技术黑箱打开了一丝缝隙,以期望得到外界更多的认知和理解。

“不可置信”的柔宇

深圳龙岗,在柔宇全柔性显示屏量产线上,南都周刊记者看到了已经被切割成8英寸左右大小的全柔性屏,未点亮时呈现银色,轻薄,可卷曲成圆筒状,只有零星的技术人员进行屏幕检测。

进入这个高度清洁并配备了无尘室循环系统的产线,需要换上防护严密的洁净服,经过多次风淋。

生产厂房单层高10米,产线基本实现了自动化生产,每个工序之间无缝衔接,曝光机、蒸镀机这些重要的设备安放在二层和四层的设备区。

和宽阔的工厂相比,生产线显得有些空旷,目前的产能并未拉满。负责的刘工介绍,目前实现量产运作的为一期产线,投入为60亿元,满负荷产能达到280万片每年,二期投资在50亿,合计投资110亿元。

刘工说,当初选址的时候,需要寻找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达40万平方米的基地并不容易。

因为生产工艺的需求,要求绝对的平整和平坦,费了番周折,最终在龙岗找到了符合的场地,当时还是一片荒草地。区政府也很痛快,给予了柔宇足够的支持。

实际上,和行业同行相比,柔宇110亿的投资显得有些“经济适用”。国内著名面板厂商京东方第六代柔性OLED显示屏在成都的一期和二期产线满产为4.8万片/月,总投资为220亿元-465亿元。巨头三星一条月产能6万片的第六代柔性OLED显示屏生产线,总投资成本更高达490亿-805亿元。

没太多人相信一个中国初创企业能在历史悠长的显示屏行业直接杀到前头。即使柔宇科技董事长兼CEO刘自鸿一再强调,和主流的柔性屏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相比,柔宇自主研发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ULT-NSSP),这项由柔宇自己命名的体系是一项基于非硅材料的新技术,工艺更简化,良品率更高;即使摆在电商平台的柔派折叠屏手机,已经是第二代。

对于面板业界来说,柔宇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方还在于,这是一种跨越性的技术。在柔性OLED领域,三星的LTPS技术是从传统LCD面板上沿用到OLED面板的技术,底层架构较为成熟,虽然有一定短板(低温工艺制作环境下良率低),但是被验证,一步步走来,即使投入巨大,但是大家都选择了它。

由于全柔性屏是在一个基材上叠加多层纳米量级的薄膜,制程温度越高,层级间热胀冷缩就越严重,这也是市面上折叠屏手机动辄上万元的主要原因,良率低,耗材严重。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三星的柔性OLED屏良品率接近80%,国内面板企业还要低上不少。

而柔宇的技术采用非硅材料和低温工艺,设备成本也相应降低,导致了投资成本大大低于三星、京东方、维信诺等柔性OLED产线。

屏幕和铰链是折叠屏手机的两大技术难关

今年的媒体见面会上,刘自鸿罕见的从技术上详细解释了这些外界一直质疑的问题,和几年前埋头技术,不怎么理会外界舆论的时候不太一样。从聘请新的公关团队到直面外界质疑,或许技术的成熟和资本的青睐成为了柔宇的底气。

待定的弯道超车

某种程度上,在过去的八年里,柔宇科技董事长兼CEO刘自鸿代表了柔宇的全部,刘自鸿的做派,就是柔宇的做派,履历完美,文质彬彬,言谈举止间充满了对于技术颠覆的梦想与激情,就连“柔宇”的名字都来自于“柔性技术改变世界”。

2006年,23岁的刘自鸿刚到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就读博士学位,在斯坦福的草坪上,他经常思考自己未来要做什么。

有一次,刘自鸿观察到有人在拍摄草坪上的鸽子,他决定研究聚焦视觉显示技术。在研究时,刘自鸿发现了显示技术的缺点,无法实现大屏、高清、和便携。要解决这些问题,他想到了将屏幕弯曲沙龙会app卷起来的方法。

2年9个月,他完成相关课题,顺利毕业,进入IBM工作了三年,依然没忘记柔性显示领域的创业梦。

2012年,刘自鸿联合其他两位创始人在美国硅谷、深圳和香港同步创立了柔宇科技。

彼时,LCD屏幕在手机等电子产品中占有相当份额,今天主流的OLED屏幕进入市场也才仅仅四年。至于刘自鸿所选择的方向:柔性显示,没有成品,没有先例,只是一个概念。

刘自鸿说当初寻找投资时,对方咨询了专家,认为相关技术要30年左右才能成熟。唯一开始做相关沙龙会棋牌app下载研发的,还是巨头三星。

换句话说,这是一家中国公司在对抗一个行业的行为,从此中国半导沙龙会官网体产业对于世界柔性电子的行业格局,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影响,不再仅仅是“引进—吸收—改进”的追随路线,而是存在了弯道超车的可能。

柔宇的野心

从2014年柔宇第一个发布业界最薄0.01毫米全柔性显示屏到2018发布可折叠智能手机Flexpai,如今稳定产出的柔性面板静静地躺在工厂,刘自鸿终究是没让“下一个乐视”的论断成真,反而展示了更大的野心:不止做一个面板企业。

对于大众来说折叠屏手机还只是昂贵的玩物,也是柔性屏的主要应用和场景,但实际上柔性显示技术带来的是人机交互方式沙龙会官网首页的变革。

柔宇全球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刘奚源在向南都周刊介绍柔宇时,提到了柔宇不仅仅是面板厂商,而是toB+toC的柔性技术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

柔宇划分了六个领域,折叠手机移动智能终端、智能交通(为航空、汽车等提供解决方案)、运动时尚(应用于服装领域)、文艺传媒(用作演出广告等用途)、智能家居(智能音箱等形式)、教育办公(包括手写本等产品)。

而折叠屏手机在2018年10月那次抢在三星华为之前推出的柔派一代,经过了多次量产难以出货的跳票之后,获得了刘自鸿“比我们想象的市场占有率好不少”的评价。

当然初代产品总是会经受考验,柔宇被质疑交货时间一再推迟,以及铰链设计导致折叠厚度过大。不仅是柔宇,2019年5月,三星宣布正式量产折叠屏手机Fold,结果寄给全球几百家媒体的样机一周内出现了大量弯折和显示问题。

除了今天发售的柔派2代折叠屏手机,柔宇在今年三月和中兴通讯达成的战略合作可能更具有意义,这是第一家可能使用柔宇显示屏的手机厂家。

根据最新曝光的中兴一项折叠屏手机专利,业内猜测这款手机将搭载柔宇科技的蝉翼全柔性屏。而此前除了自家使用,在2019年规模性采用柔性屏的主流手机厂商尚无一家与柔宇科技合作。

在打破生产的质疑后,柔宇亟待通过大量落地业务以回应外界新一轮的质疑以及获得市场的信任。在柔宇提到的六大应用中,需求最大的依旧是折叠屏手机,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预计,全球可折叠手机的出货量2019年近100万部,2025年将达到惊人的一亿部,其他的机构预测也在5000万部以上。

毫无疑问,实现野心的前提,是拿下这个市场,寻找客户。目前仅中兴通讯和柔宇达成了战略合作,而生产线上的柔性屏依旧全部供货自家折叠屏。

福地深圳

科技企业创业难,科研成果转化能力弱,产品迭代缓慢都是中国科技进步面临的问题,更何况是OLED这样技术密集、人才密集和资金密集型行业,疯狂烧钱是一定的,要让投资人相信一项全新的技术,并不是什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2015年对于柔宇来说,是关键的一年。如果说拥有核心技术是成长阶段的1的话,那么实现量产就是从1到100的距离,这个阶段需要大量烧钱。

一般的团队这时候都会面临两个选择,卖掉技术,套现走人,让大公司实现自己的梦想;二是咬牙坚持。柔宇选择了后者。就在前一年,2014年8月1日,柔宇点亮全球第一块基于ULT-NSSP技术的全柔性屏发布当天,一家产业巨头找上门来,给刘自鸿开出了3亿美金买断柔宇技术,最后一刻,刘自鸿选择了拒绝。

2015年8月,柔宇获得了11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几家投资方中,出现了深创投的身影。这家主要股东为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的投资机构较早的关注到了柔宇这样的创新企业,在一年后,深创投投资的前海母基金领投了对柔宇的C+轮投资。

和深创投同时投资柔宇的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对媒体说,柔宇在估值达到200亿人民币之前的融资完全是市场化的融资,这说明了深圳及深圳的投资机构对长周期的硬科技创业的宽容和支持。

有了钱,深圳独一无二的产业链环境为硬件创业提供了基础。刘自鸿很自然的将深圳和硅谷进行比较:“这里拥有国内最好的创新、创业软硬件环境,资本、人才、技术的储备都很丰富,产业链集群非常完善。在这里,创业者只要够优秀够努力,都能迅速找到他们所需要的资源。”

今年初,深圳发改委公布《深圳市2020年重大项目计划》清单,柔宇6代柔性显示屏生产线项目赫然在列。

经济市场化程度高,政府创业支持力度大,人才密度高,拥有强大的硬件制造产业集群这些特质共同构造了深圳的综合创新生态体系。

而柔宇乃至整个深圳所坚持的硬件创新方向,有点像刘自鸿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讲的一个故事。

他在斯坦福上学时的教授曾经研究用锗代替硅来做半导体的集成电路,花了六年时间,最后证明这个思路是行不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研究没有价值,由于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后来者不必浪费时间和资源,教授的研究起到了探路的意义。

在整个柔性屏和柔性电子领域,柔宇科技无疑是探路者,那颗“生长”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的“柔树”,摇曳着500多片柔性屏树叶,轻轻讲述着这家企业在深圳由一颗种子生根发芽,成长的故事。

来源|南都周刊END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