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会宗旨

从女孩变成男人,为了一块奖牌,他们改造了一群女孩 – bookface(爱游戏)

从女孩变成男人,为了一块奖牌,他们改造了一群女孩 – bookface(爱游戏)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前几天波叔写日本滑雪运动员今井梦露,菠菜们的反应很热烈,有人问“为什么要对一个女孩子那么大的恶意”?

自古以来,体育竞技场上,都把输赢看得很重。特别是在上世纪,对于某些国家而言,奖牌就是一切。

为了奖牌,一切皆可抛,这首先被牺牲掉的,就是运动员。而毁掉运动员最阴毒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服用兴奋剂。

如今的体育界,兴奋剂是个禁忌话题,一旦沾上,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基本上就断送了。

我们得先知道,兴奋剂玩意儿,是怎么混进体育圈的。

兴奋剂,就是性能增强药物,包括合成代谢类固醇、止痛药、镇静剂和抗焦虑药等。这些药物的效用不同,但目的一样,都是增加运动员的力量和爆发力,增加供氧能力,或者消除比赛的紧张。

因此,一些非常考验耐力、爆发力、肌肉含量的比赛就成了兴奋剂的重灾区。

20世纪初,现代药理和医学大发展,科学家们发明了各种药剂,如鸦片、可卡因,甚至哺乳动物睾丸的血液,本来目的是为人类减轻或消除病痛,但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发现,这些东西可助运动员一臂之力。

1904年,第三届奥运会上,美国马拉松选手托马斯希克斯服用了神经毒素“士的宁”(Strychnine),这玩意儿据说是老鼠药的一种。

本来跑得面色苍白,即将倒地的希克斯在药物的作用下,“机械地跑着,就像一台机油很好的机器”,一股作气冲到了终点,夺下了冠军。

那个时候,大赛没有任何规则去禁止服用药物,他们反而认为,这是从医学角度证明了药物对长跑运动员的重要,官方对此给予了高度肯定。

二战后,冷战拉开帷幕,各国在军备上暗暗较劲,在唯一能够公开较劲的奥运会上,更是磨拳擦掌。

在奥运会上获得的任何一项奖牌,都会上升到国家优越性的高度。

兴奋剂能让运动员秒变大力士、变灭霸,而官方又不禁止,那就搞起来!

AG体育_最新官网可是自1968年开始,国际奥委会已经意识到了兴奋剂影响比赛公平,以及其他弊端,并公布了禁药名单,同时对运动员进行兴奋剂检测。

然而那个时候的技术手段太落后,能检测出来的实在太少。

1968至1988年间,4届奥运会,人口只有1600万的前东德,竟然拿下519块奥运会奖牌,其中金牌192块。

这成绩仅次于美苏两国,一算人均金牌数,吓死人。是前苏联的10倍,美国的13倍。

这成绩不嗑药,傻子都不信!

事实上嗑药这事大家都干,但是干得有计划,有规模的,非前东德莫属。

自1974年开始,前东德体育联合负责人曼弗雷德坎瓦尔德就制定了一个兴奋剂计划——国家计划14.25。

曼弗雷德坎瓦尔德

所有被选中的运动员都要按计划嗑药。

他们给运动员使用的是一种蓝色小药丸,“合成代谢雄激素类固醇”,效用是提AG电竞_最新官网升肌肉力量,但副作用也很明显,就是“男性特征强化”。

说白了,就是让男人更加男人,让女人也变汉子。

铅球运动员海蒂·格里克,就是这个计划中的一员。

1979年,女孩海蒂14岁,被选入体育俱乐部练铅球,她的代号是“运动员54号”。

教练会按时给她吃蓝色小药丸,说是维生素。

她乖乖听话服药,加上日常训练,成绩一路飙升。

因为这些药丸,人不会感到疲倦,甚至可以一刻不停地练下去。有一个星期,我的卧推训练量超过了1吨。

但是,她也慢慢感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声音越来越低沉,情绪也变化无常,一同训练的其他女队员情况也跟她类似。

海蒂·格里克

她跟队友开始怀疑教练给的药物有问题,但是敌不过教练的威逼利诱,只好继续服用。每到比赛前,教练就增大她的剂量,甚至还要接受针剂注射。

正常情况下,女性每天体内自产的雄性激素只有0.5毫克,而海蒂和她的队友每天被迫摄入30毫克。

长时间用这么猛的剂量,她们的身体变化越来越明显,喉结越来越突出,脸上的汗毛又粗又长。加上运动员本来就比较高大强壮,这样下去不但她们自己受不了,外界也会怀疑。

为了掩盖真相,俱乐部禁止女运动员接受电视采访,禁止公开露面。

你可能会说,男性特征这么明显,只要一出现在赛场上,照样穿帮。

确实,在奥运会上,前东德的女运动员总是雌雄难辨,全世界的观众都能看见她们若隐若现的喉结和胡渣。

但那又怎么样?奖牌照样拿,检测出来再说。

最无辜、最悲惨的是女运动员,都是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多年的用药让她们不男不女,许多人想到了自杀。

若不是1989年柏林墙倒塌,这个秘密计划被揭开,海蒂的悲剧不知还要在多少女孩的身上上演。

2000年5月2日,前东德体育部、国家安全局以及一部分科研人员因涉嫌运动员服药案面临指控,其中直接涉案600多人,间接涉案3000多人。

经调查,许多受害的运动员在退役后没多久就出现癌症、肝病变、不孕以及一系列心理问题。

而海蒂·格里克已经变成了安得利斯·格里克,因为身体上的变化不可逆,她不得不做变性手术,从女孩变成男人。

变性前后的格里克

我不知道我是否作为女人存在过,他们偷走了我的人生。

他把自己过去获得的金牌捐给了一个前东德兴奋剂受害者组织,因为“金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1999年,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在瑞士洛桑成立,对兴奋剂各个项目检测方法制定了统一标准。从此,兴奋剂成了体育竞技中的过街老鼠。

但是,在体育竞技场上,奖牌的诱惑力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兴奋剂与反兴奋剂的较量,注定是一场漫长又艰难的技术赛跑。

技术的事情,我们可以交给时间,但是人对金钱和欲望的追求,时间AGapp_最新版官网下载解决不了。

这就是现实,很可悲。

今日心情 忧伤

有些历史不会重复,但悲剧总是推陈出新。

【更多故事】

【335】每天3点起床,她为黑帮大佬免费做饭,改造300多名失足少年

【339】嫁入豪门13天丧偶,二婚后放任丈夫鬼混,她的人生有点刺激

【336】她是日本男人最想娶的妻子,自律到变态:40年只睡过头两次【337】她是英雄之后,因为“大粗腿”成为全民偶像,传承了父亲的正能量和骨气

【338】28岁女孩的硬核复仇:被骗光积蓄后,她让骗子爱上自己,送进监狱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